行业新闻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中国制造业面临的困境及对策思考

内容摘要:本文首先分析了中国制造业企业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,包括:只重视制造忽略其他环节、低成本优势不再、税负过重、人民币升值与通货膨胀并存、以及内外部环境的恶化等,在此基础上,提出了扭转中国制造业陷入困境应采取的对策:一是政府应该为企业提供一个良好的法制环境;二是大力提高百姓收入水平,以我为主,培养内需;三是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,变中国制造为中国创造。

 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,在投资、出口、消费三驾马车的驱动之下,中国制造业迅速崛起,获得了长足的发展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。例如,中国汽车产量世界第一,钢铁产量是美国、日本、俄罗斯和印度四个国家总和,水泥、煤炭产量也几乎达到全球产量的一半。还有家电产品等等,都是世界第一。2010年,中国制造业的产出占全球的比重为19.8%,首次超过美国的19.4%,把美国保持100多年的“全球最大制造业国家”头衔揽入怀中。但自金融危机以来,随着内外部环境的恶化,中国制造业许多潜在的问题与危机开始浮出水面。据统计,2012年以来浙江温州制造企业恐有六成破产,佛山80%的企业资金吃紧,10%处于关门不倒闭状态,有着世界工厂之称的广东东莞,32个街镇中有18个街镇的工业增加值在2012年上半年出现负增长。本文就造成中国制造业面临困境的原因及对策进行分析。

  中国制造业面临困境的原因

  (一)只重视制造忽略其他环节

  由于中国的法律制度缺乏对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,整个国家缺乏科技发明创新的土壤,绝大多数企业不注重科技研发,宁愿花钱买技术,用市场换技术,也不愿投入巨额资金、时间、人力资源持之以恒地进行科技研发,造成大部分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,虽号称“制造业大国”,实际上相当于世界的加工厂。比如东莞工厂制造一个芭比娃娃,出厂价只有1美元,生产企业几乎无利可图,而这1美元的芭比娃娃卖到美国的售销终端—沃尔玛的零售价是10美元。10美元减掉1美元后的9美元就是通过整个大物流环节,包括产品设计、原料采购、仓储运输、定单处理、批发经营、终端零售六大物流环节所创造出来的。以2007年为例,毛利可以高达40%,巨额利润都被具有研发与管理优势的跨国公司赚走了,而中国的企业只有“六加一”的“一”,没有“六”,生产再多也没有意义。

  另外,中国的企业在形势好时特别容易信心膨胀,盲目扩规模,搞多元化,甚至盲目海内外并购,搞低水平重复,企业没有竞争力,经济形势一有变化,企业就容易陷入困境。如近期的美的、比亚迪、三一重工、雅戈尔等知名企业都出现经营困难,不断裁人减薪。

  (二)失去低成本优势

  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主要体现在劳动力的低成本及环保的低成本。随着原材料、能源及国企垄断行业的不断涨价,倒逼劳动力成本快速增长。最新公布的劳动合同法也对用工单位日趋严苛,如要求基本工资的增幅不能低于GDP的增幅,每个月不超过36个小时的加班等,这对本来就利润微薄的加工企业来说是雪上加霜。许多高能耗、高污染企业把生产基地建在中国,也是看中了监管部门对环境污染的监管不严。随着民众环保意识的提高,如近期发生的四川什邡市民众抵制重污染工程钼铜项目建设事件,江苏启东民众反对“王子造纸厂排海管道排污”工程等,以及环境的日益恶化,都说明依靠透支环境和民众健康换来的高增长已经走到尽头。2011年10月,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发表报告指出,到2015年中国制造业生产成本将只比美国低5%-10%,而管理成本、物流成本比其他国家高,到时中国制造业将全面丧失竞争力。

  (三)税负过重

  从图1可以看出,我国财政收入增长速度远远高于经济增长速度。世界银行2009年底发布的一份中国经济报告指出,从1995-2007年,去掉通胀成分后,政府财政收入增长了5.7倍。2005年“福布斯”杂志发布的“全球税务负担指数报告”,中国被列为第二位。2007-2009年,宏观税负水平分别达到31.5%、30.9%、32.2%。竭泽而渔的结果,使大量企业举步维艰,没有多余的资金做研发投入,再加上腐败成本、各种额外的收费,使中国企业的实际税负名列世界前列。

  (四)人民币升值与通货膨胀并存

  人民币升值打击了中国的出口企业,而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则进一步加剧了中国制造业企业的困境。1990年,中国的货币总量为1.53万亿,2011年为85.16万亿,21年翻了近59倍。中国的M2总量超过了美国加日本的总和,已经成为世界上钱最多的国家,M2是GDP的1.8倍,而美国的M2是GDP的0.8倍。渣打银行的报告称,2011年,中国的广义货币M2增量已经占到世界新增M2规模的52%,这也就是中国物价不停上涨的原因之一。通胀是“有印币权的阶层”掠夺财富的终极手段。通胀大背景下,原材料、能源、各种资源大幅涨价,企业综合成本大幅飙升,经营环境日趋恶化。

  (五)内外部环境的恶化

  美国金融危机以及其后的欧债危机,带来的直接结果有三:一是外部需求减弱,来自西方国家的企业订单大幅缩减;二是这些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,加征关税、对中国出口企业调查等,为中国产品出口欧美制造障碍;三是欧美国家采取切实措施鼓励制造业回流本土,奥巴马演讲中就呼吁美国和西方的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来,这些措施已经显出效果,在上半年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研究报告称,在年收入超过十亿美元的美国公司中,有三分之一计划或考虑将制造业务迁回美国。

  从国内情况看,2008年金融危机政府四万亿刺激计划导致大量平台贷,据央行透露,“十二五”期间政府融资平台负债34万亿,每年利息就有几万亿;高利贷链条断裂、贫富分化加剧、经济萧条分配不公导致的大量中低收入阶层消费能力下降;房地产的畸形发展,绑架了中国经济;大量企业的高额负债,如最近暴露出来的江西最大民企赛维LDK公司负债300多亿,以及无锡的尚德集团巨额负债,都是典型的例子。特别是最近,许多地方政府又在搞投资大跃进,会进一步加剧经济失衡,加重债务负担,企业生存环境会更加艰难。

  扭转中国制造业困境应采取的对策

  (一)政府应该为企业提供良好的法制环境

  政府对经济干预过多,甚至与民争利。企业最希望政府提供的不是补贴和政策这些短期的激素,而是一个立足长远的发展环境,比如公开透明的政策,公正持续的法律等,效率、政策、透明度、政府要做的不是推,而是放,让市场优胜劣汰。比如由于缺乏对知识产权的有效保护,国外许多高端产品都不敢把生产基地建在中国。如果中国要成为一个制造业大国,知识产权问题是它面临的一个最主要的障碍。

  (二)大力提高国民收入水平

  首先,要精简政府机构,减少行政支出。据统计,中国政府的行政支出占到财政收入的20%,是日本的10倍、美国的两倍。其次,应大力增加政府在民生方面的支出,做好政府该做的事,让百姓免除后顾之忧,敢于消费。美国、德国、俄罗斯的福利、社会保障支出均占财政支出的55%-60%左右,而中国仅为15%。另有报道称:中国的卫生投入仅占世界的2%,中国的民生支出占GDP的比例居世界倒数第一。再次,要让利于民,国有企业退出竞争领域,大幅度降低公共产品与服务价格,降低税费,鼓励企业逐步持续地提高职工工资,建立健全失业保障制度和农村养老、医疗制度。最后,鼓励企业重视和开拓国内市场,努力开发新需求,鼓励发展服务业,逐步变鼓励出口为鼓励内需,使中国逐步成为一个内需占主导的国家。

  (三)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使中国制造变为中国创造

  企业税负沉重、成本上升、营销环境恶劣,就没有能力持之以恒地坚持科技研发,提高管理水平。政府应该为企业发展创造宽松环境,鼓励技术研发与创新。应该从法律层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,培养创新的土壤,像华为、格力就是中国制造业坚持研发创新的典型。应该从基础抓起,从教育抓起,形成全民族重视教育、重视科技研发的氛围。


版权所有 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刃量具厂 【 后台管理

销售电话:0719-8245324 地 址:湖北省十堰市